<sub id="xbx9d"></sub>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聚焦

      從“熱鬧熱鬧”到“也很重要” 高校第二課堂這樣育人

      單位(作者):張蓋倫 | 來源:科技日報 | 更新時間:2021-01-14 | 點擊數:

      最近幾天,王秉域順利地拿下了心儀的錄用通知。他能感到,找工作,拼的是綜合實力。

      他是2021屆北京科技大學材料與工程專業研究生。在校期間,他活躍在社會實踐和團學組織工作中。這些“課外”活動,一點點提升了他的綜合能力。

      工科生一般和實驗儀器打交道多,和人打交道少。王秉域不一樣。在課外,他參與的項目、負責的工作,都需要協調、統籌、協作,這“拉滿”了他的溝通技能。

      這些課堂教學計劃外的,以提升學生綜合素質和面向未來能力為宗旨的,形式靈活、內容多樣、覆蓋全面的各類校內外活動,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第二課堂。

      此前,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重視和加強第二課堂建設,重視實踐育人。

      第二課堂,不再是傳統觀念中的“辦辦活動,熱鬧熱鬧”,它已是高校素質教育實施的主要載體。在新工科建設背景下,第二課堂也在綜合育人方面展現出了廣闊空間。

      第二課堂可與專業“不搭界”

      “我們認為,第一、第二課堂的地位是相同的。”北京科技大學校團委副書記崔睿告訴科技日報記者,本質上來說,第二課堂是高等教育模式的重要組成部分,和第一課堂共同發揮高校的育人功能。

      西北工業大學自動化學院團委書記肖磊是該院的研究生,他表示,在像西北工業大學這樣國防特色濃厚的理工類高校開展第二課堂,更要凸顯學校和學院的特色。所謂凸顯特色,不僅要和專業結合,有時候看起來和專業“不搭界”的第二課堂,也能讓工科生受益匪淺,比如體育、人文類的第二課堂。肖磊一直在參與團學工作,他們重視培養學生的家國情懷。“很多工科課程都需要學生具備跨學科的知識和能力。學一門課,尚且需要懂好幾門課才能學好;培養一個人,更是如此。”他表示。

      有研究者指出,雖然第二課堂的重要性越發凸顯,但目前大多數高校的第二課堂制度是不完備的。國家對高校缺乏明確指示與建設導向,在制定第二課堂教育培養方案時,高校第一課堂專業教學與第二課堂素質教育有時會嚴重脫節,第二課堂處于低效狀態。

      崔睿也坦言,和第一課堂相比,第二課堂最常見的問題,是缺乏規范、科學的設計,第一課堂有教材、大綱、進度表,老師也知道在什么時間節點教什么,建立了各種規范的考核形式。但第二課堂沒有這些,得靠學校自己探索。

      2017年,北京科技大學就在本科生中啟動實施第二課堂學生成長助力工程,包括了思想成長、實踐實習、志愿公益、創新創業、文體活動、工作履歷、技能特長共七大類。學校還專門統計了每個專業學生的課余時間,盡可能地科學安排第二課堂。每個學院,甚至每個專業,都在制定他們的第二課堂人才培養方案。

      針對性地打造新工科實踐人才

      未來,新工科人才需要技術扎實,懂得經濟、社會和管理方面的知識,兼具良好的人文素養;他們要知道如何將科學、人文、工程進行交叉融合,要具有整合能力、全球視野、領導能力和實踐能力。

      要成為卓越工程師,工程素質必不可少。學生要能解決實際問題,有知識理論,也要能動手操作。一般來說,第一課堂大多偏重理論;第二課堂可以有針對性地打造與人才培養方案相結合的實踐育人平臺。

      崔睿介紹了發端于北京科技大學的一項工科類比賽——金相技能大賽。

      該校的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正在建設一流學科。專業學習中有一項重要的基礎內容,就是了解和分析金屬材料微觀組織的成分結構。在第一課堂,這些結構通過圖片和數據進行展示;而在第二課堂,學生就得親自上陣、一展身手,磨光、拋光、浸蝕、對材料進行顯微觀察……忙活完這一通,每個學生都能得到一幅屬于自己的作品——一張展示材料微觀組織之美的照片。

      崔睿說,類似的實踐性比賽有很多,冶金專業有模擬煉鋼比賽,土木專業有建筑結構比賽……這些是人才培養的重要部分,也是學生喜聞樂見的第二課堂。

      能力畫像搭起學校和企業間人才橋梁

      北京科技大學畢業生在找工作時,除了拿上第一課堂的成績單,也可以自愿選擇打印第二課堂成績單。也許學生在文藝上的特長,在團學工作中的貢獻,恰好能為企業所青睞。

      2018年7月,共青團中央、教育部聯合印發《關于在高校實施共青團“第二課堂成績單”制度的意見》,指出“第二課堂成績單”制度是實現共青團組織實施的思想政治引領、素質拓展提升、社會實踐鍛煉、志愿服務公益和自我管理服務等第二課堂活動的科學化、系統化、制度化、規范化,實現高校學生參與共青團第二課堂可記錄、可評價、可測量、可呈現的一整套工作體系和工作制度。

      這其實也對高校開展第二課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從事青年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的桂林理工大學南寧分校黨委書記周國橋認為,高校要不斷適應“互聯網+”時代發展形勢,建立第二課堂信息管理系統,對第二課堂的模塊建設、信息發布、教學過程管理和效果評價進行有效管控,對各教學單位、部門、學生組織發起的第二課堂活動實施管理、監督、考核和評價。通過建立“客觀記錄+學分認定+綜合評價”的第二課堂考核評價機制,拓展評價的應用。一些高校已經搭載了數據信息管理平臺,挖掘第二課堂成績單的應用價值,讓第二課堂詳細完整地記錄和展示學生在校的活動軌跡,為學生繪制能力畫像。

      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學生李嬌楠也撰文指出,越來越多的就業單位不再把學生的第一課堂成績作為選拔人才的唯一標準,越發關注學生的軟實力。由學校出具的第二課堂成績單,在學生、學校和社會三者之間搭建起相互了解和認可的橋梁,它提升了學生參與積極性,也提升了第二課堂的社會認同。

      原文鏈接:科學網

      (責編:孟婍)

      彩吧论坛